中国反传销联盟网www.110hn.cn——了解传销,远离传销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传销资讯>

“新田”内幕真相大白 23层大厦乃虚构

时间:2008-09-24 15:42来源: 作者: 点击:
导读:迷茫的生存状态   每天很早就起床,早饭不吃就去上课,中午吃完饭就睡,下午还要奔波“串网”。吃着简单的食品,睡在简陋的地铺上,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没有广播,他们几乎所有的消息来源都在课堂和“新田”公司中高层领导的口中,他们每天计划谁会成为...
迷茫的生存状态

  每天很早就起床,早饭不吃就去上课,中午吃完饭就睡,下午还要奔波“串网”。吃着简单的食品,睡在简陋的地铺上,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没有广播,他们几乎所有的消息来源都在课堂和“新田”公司中高层领导的口中,他们每天计划谁会成为自己下一个“邀约”对象,梦想着腰缠万贯衣锦还乡,这就是“新田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等我做到代理商,一个月拿了几十万,我首先要去意大利,我喜欢意大利足球,然后我再周游世界。”这是小欣的未来理想。而现实是她对足球的最新消息一无所知,

  26岁的张玉敬(音)来自潍坊农村,他是被最好的同学骗来的,在讲“个人”加入感受时,他对同学感激得痛哭不止。记者曾短暂地和他有过交流,“家里本来就穷,交的3000元钱也是借的,不过我已经把我爸爸也‘推荐’来了,估计他通过这几天的‘考察’应该可以加入。”他看上去很乐观,但是当记者说:“你如果拉谁谁不来,达不到代理级别,你的钱没了,你又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你将怎么办?”他满眼疑惑地说:“你是新来的吧,问的问题太可笑了。”但是记者分明看到他眼里的迷茫,一种没有目的混日子的迷茫。

  “培训”窝点被端

  7月2日20时许,记者在耿延庆的掩护下,先和威海晚报社领导取得联系,随后在领导安排下,记者与《威海晚报》采访中心副主任张军进行了简短的短信交流。因害怕长时间用电话引起有关人的注意,记者再次通过耿延庆的掩护走进了一家网吧。在网上记者和张军进行了10余分钟的沟通,把这里的情况做了一个较详细的说明,同时约定第二天9:00由威海晚报社汇同有关部门联合行动,端掉“新田”在乳山的老窝。

  7月3日清晨,记者和平时一样起床洗刷进课堂,在进教室的一刹那,记者对耿延庆小声地说:“今天9:00行动。”然后,记者便匆匆走进课堂接受“老板”们的热情握手。

  7:00、7:30、8:00、8:30……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记者的心也因越来越近的行动悬了起来。8:58,耿延庆看了一眼手表,又看了看记者说:“楼下好象有动静。”而此时讲课的女“大培”正慷慨激昂地在黑板前比画着。

  9:00,记者隐约听到一声女子的尖叫,但是随后没了动静。

  9:01,教室的门发出巨大的响声,门被踹开了,与此同时在讲课的女“大培”正拼命地擦黑板,她要把证据都抹光。“都不许动,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别动。”《威海晚报》记者、乳山公安民警、工商执法人员近20人迅速控制了教室。记者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行动成功了!

  联合行动人员在课堂上对“新田”的“老板”们进行了教育,随后遣返他们回老家,同时把讲课的女“大培”带走审讯。

  考虑到各方面因素,记者没有暴露身份。

  9:30许,记者随着被遣返的人群沿着青山路向南走,一直走到离开联合行动人员的视线后,菊姐告诉记者和耿延庆,现在不要回“家”,等下午再回去。

  13:30许,记者回到了“家”,菊姐和小欣已经回来,在女寝室内插着门。14:00许,记者被通知到女寝室“坐谈”。屋内有菊姐、小欣、王姐、朱“大培”、耿延庆和记者,气氛有点压抑。

  “今天课堂被搅,来了公安工商,你知道是什么事吗?”朱“大培”盯着记者问。记者很“茫然”地看着他。

  “哈哈,你害怕了吧,那是我们故意安排的,事前我就知道,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行动,来考验一下‘新人’的心理素质,害怕的都要被清除。我们这么好的赚钱机会,总不能谁来干就让谁干啊,是要进行淘汰的,所以不要害怕。”

  记者并没有因为他的一席话而变得“勇敢”,“这太危险了,我不能加入。”记者说道。

  “危险?有什么危险的,我们这是考验……”王姐和朱“大培”又轮番给记者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记者始终没有表现出要加入的意愿,而且还表达了要离开的想法。

  朱“大培”终于生气了:“就你这个心理素质,你干什么也干不成,一辈子是个打工的命,一辈子是个穷鬼……”记者被朱“大培”贬了个够。后来耿延庆说,他当时真害怕记者因为生气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关于总部和董事长

  “新田”的教室被端,记者和耿延庆于7月4日安全回到淄博。

  但是在课堂上被“老板”们讲得“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新田公司总部”和“新田公司董事长王琼”的事情让记者割舍不下。

  “我们的总部新田保健品责任有限公司在美丽的武汉市江汉区汉口街118号,在那里我们有一座23层的‘新田大厦’,我们公司的董事长王琼女士,今年39岁……”

  7月5日,记者和远在武汉的《楚天金报》取得联系,《楚天金报》负责人立即派出新闻中心机动部记者周寿江前去采访,但是很快周寿江就传来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武汉根本没有这个地址,更不用提什么23层的“新田大厦”了。抱着更负责任的态度,周寿江又去了武汉市经济委员会、武汉市中小企业发展局,得到的答案仍是:根本没有新田保健品责任有限公司这个公司。

  “新田”是合法公司吗

  7月6日,记者就“新田”公司传销问题,电话采访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打击传销办公室有关工作人员。在采访中记者得知,早在2002年4月20日,《人民日报》就发表了《国家工商总局:警惕“武汉新田”变相传销》的文章,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武汉新田保健品有限公司”的名称,以帮助找工作或做生意等名义,将不明真相的群众骗往异地,诱使或胁迫他们参与变相传销诈骗活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打击传销办公室也向社会各界发出特别警示,提醒广大群众提高辨别能力,防止上当受骗。

  采访中记者得知,从群众举报、投诉情况看,“武汉新田”公司主要在吉林、山东河北江苏辽宁黑龙江内蒙古上海天津、广东等地从事违法活动。诈骗者以帮助找工作,提供再就业等名目,将不明真相的群众从家乡骗出后,让他们交纳数千元钱“购买”产品,并声称3个月后可拿到一套产品。而被骗者交费后,往往血本无归。不法分子一般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传销头目远离活动场所遥控指挥等花样翻新的手段,规避执法人员的查处。被骗对象主要是农民、下岗工人、无业青年等。

  同时记者还得知,2004年8月12日,国家工商局曝光了2004年十大传销和变相传销案件。“武汉新田”变相传销案位列第三,国家工商总局把“新田公司”变相传销列入打击重点。

  “新田”,我们必须警惕和严打!

  ·特约记者贵银 淄博报道·

       作者评:很多传销组织都是这样空买空卖,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说出有的来。这时我想起了发生在我们网络的一件事。我所在的“假天狮”,B级别领导经常在我们面前吹嘘,他们每个月底都坐飞机到沈阳网络大厦总部结帐。有沈阳的朋友,你们那里有没有网络大厦呢?肯定没有!安徽蚌埠四川罗鹏的网下有一支外省人的团队,其中有一位业务员产生怀疑,上网查了公司,又托人打听了沈阳的网络大厦,结果都是子虚乌有。消息传出后,这支团队乱了套,一夜之间全垮了,并扬言要杀上面的B级别领导,吓得所有的B级别领导惶惶不可终日,一段时间不敢露面。这次发生在2005年7月的事件,犹如一场地震,在领导中造成很大的震动。

   另外,我对执法人员的执法力度不敢苟同,可以说根本没按《禁止传销条例》严格执行,要想彻底铲除传销这颗毒瘤,除了对传销人员的参与者和提供活动场所者课以罚款外,还要顺藤摸瓜,抓获幕后头目,擒贼先擒王,当上面抓了,并依法判刑,底下自然就散了。这样光遣散不解决任何问题,当执法人员走后照样开课,效果甚微,几乎没有什么影响。相反还会成为传销组织津津乐道的反面教材,让新老朋友信念更坚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很多新朋友就是在这种隔靴搔痒式的打击后上线的。

   出来后传销组织者会对下面的新老朋友说:“你看我们这个行业根本就不犯法,如果犯法的话,早就把我们抓起来了,还会放我们走吗?他们的目的就是吓唬那些胆小怕事的人,让他们不可能来从事我们今天这个行业,以维持这个行业的生态平衡.你想想,如果大家都来做的话,国家不乱套吗?”

(责任编辑:反传销反非法直销网)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