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联盟网www.110hn.cn——了解传销,远离传销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直销专栏>

“新智网”营销游走在“直销”和传销之间

时间:2010-07-09 14:40来源:互联网 作者:反传销反非法直销 点击:
导读:灰色直销蒙面纱 如果不是疯狂的拉人入会,新智网的营销活动充其量也就是国内直销业暗流下灰色直销的一份子而已。业内人士认为。 按照《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对传销行为的认定为: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

  “灰色直销”蒙面纱

  “如果不是疯狂的拉人入会,新智网的营销活动充其量也就是国内直销业暗流下‘灰色直销’的一份子而已。”业内人士认为。

  按照《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对传销行为的认定为: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与之相互印证,在2006年到2007年,车守锋发展下线会员1259人,实际获利8万余元。而2004年至2007年9月期间,新智网的另外两名骨干发展下线会员8万余人,参与非法经营额在1亿元以上,非法获利达三四百万元。

  但这并非压垮新智网的最后一根稻草。按照车守锋的交代,2007年新智网所属的新智国际上市一事搁置,而搁置的缘由是“公司内部准备重组”。

  由此,很多梦想通过原始股一夜暴富的会员,包括车守锋在内,似乎被玩弄了一把。

  不久后,“新智案”案发,2007年底,车守锋在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广州汉风国际酒店被民警抓获。

  据法制晚报报道,一些误入其中的大学生整个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记者曾采访了一个中国农业大学的学生。

  记者:你为什么加入“新智培训网”?

  小岳(中国农业大学学生):学生社团的朋友介绍的。当时我大一刚入学,朋友说可以在网站上一睹很多大师的风采,我就交了4680元的十年制会费。这可是网站的最高级会员啊!

  记者:花那么多钱,就是为了看看大师?

  小岳:在我看来,如果是为了学习,花几千块钱是值得的。现在外面的培训机构,哪个不是几千过万的。

  记者:那你觉得这家网站的内容怎么样?物有所值吗?

  小岳:看过几次网站视频之后,我发现都是一些成功人士的自我宣讲,有激情,有励志作用,但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更学不到什么知识。

  记者:听说你也去报案了?

  小岳:对。同学说这是传销,要去报案。我一想就跟着去吧。为什么说它是传销我也不懂。

  记者:现在对这事怎么看?

  小岳:我一直很害怕,担心因为自己是十年制会员而被抓起来判刑。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总失眠,情绪也特别低落。你说我档案里不会留下不良记录吧?

  据法制晚报报道,一位在工商部门工作多年的人员告诉记者,网络传销的隐蔽性远比传统传销更强。

  经过多年的宣传,多数公众已经对打着“保健品”等幌子的实物传销有了相当高的警惕性。而和时髦的电子商务挂钩,只卖虚拟的会员资格和空间的网络传销,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是传销。

  另外,网络传销中的上线与下线之间的联系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和即时通讯工具来完成,受骗者根本无从查证公司网站的真实信息和上线的真实身份。

  游走在直销和传销之间

  网络传销大案,不仅仅“新智网”一例。

  据法治周末报道,今年5月23日,湖南省澧县警方经过1年多的缜密侦查,成功破获一起涉及全国26个省、市、区,涉案人员1万多人,涉案金额逾亿元的特大网络传销案。

  被抓获的3人是网上传销组织的始作俑者——所谓的香港皇家金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老板唐戈、展光和、杨清水。他们只受过小学文化教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唐、展、杨三人籍贯不同,使他们走在一起的共同经历就是直销。

  随着农民进城务工的洪流,唐戈、展光和、杨清水3人不甘寂寞,抱着各自的发财梦想,汇聚在打工人流中。

  3人在外闯荡多年,先后经营保健品、化妆品等直销生意,在业务培训的课堂上结识。相同的经历,相同的发财梦想,很快使他们一见如故。

  2008年11月,唐、展二人把多年积攒的10余万元钱投入香港某公司炒股,结果血本无归。两人终日借酒浇愁。一日,唐、展二人忽然“灵光”乍现: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何不假借公司理财的名义,来诱骗他人上当呢?只要许以高额回报,还怕没人来?!

  两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各凑了两万元作为启动资金,选择深圳作为他们缔造传销王国的发端地,并申请成立了香港皇家金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分别任董事长、总经理,投资经营黄金期货。

  随后,他们请人设计网站,并租用了设在美国的一台服务器。他们紧锣密鼓地实施计划时,杨清水知道了消息,认为有利可图,也出资1.2万元成为第三大股东。

  2009年2月25日,唐、展、杨三人所谓的香港皇家金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便挂在了互联网上。

  香港皇家金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刚刚面世,便吸引了众人的眼球。该公司的承诺让人怦然心动:投资7000元,即为投资一股,可每周返利10%,且连续返利48周;投资2800元,即可成为公司会员,取得发展下线的资格。这个资格很重要。好处就是可以获得两个层面分红。其一是按“人头”分红,发展下线人员越多,所得红利就多;其二是按“股金”分红,下线人员的股金注入越大,所得红利也大。

  稍有数学知识的人都能算清这笔账:每股投资只要10周时间即可回本,而剩下的38周,则是坐享红利。不到一年时间,每股资金即可净赚3.8倍。而成为会员,所分红利无疑更多。

  面对如此轻而易举的发财之道,如此高额的回报,让想发财的人难以抵御!

  但公司即无产品,又不投资,何以让大家都能享受高额的回报?

  “不相信,就赌一把,尝试一下,见证我们的承诺是如何兑现的。”公司愈是“词穷”,愈是信誓旦旦。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骗人钱财的圈套,但为何还有全国上万人,心甘情愿落入这个圈套?

  有人士推断,这个圈套不仅做得大,而且解套的时间短——仅仅70天!

  捱过了70天,便可安然地坐在家里数钱。谁都知道会有人最后为此埋单,谁都不认为自己就是那个最后的埋单者。

  截至2009年6月,唐、展、杨3人便各分得红利达100余万元。3人为此添置了高级轿车,吃住都搬进了酒店,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

  此后几个月,该传销组织一边发展会员,一边支付“红利”,账面上始终保持在60万元左右。为了最后捞一把,9月12日,3人便玩出了“庆双节,买三送一”的把戏,使得账户上在两周之内陡增了1000余万元。9月28日,3人开始在深圳的各大银行疯狂提款,转移资产,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些游走在‘灰色直销’边缘的企业,由于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而奖励制度又过于激进,如果企业产品销售和发展并不随着人员的增长而迅速膨胀,那么必然导致该奖励制度最终会超出企业的承受程度,从而使得很多‘灰色直销’变身传销企业。”王万军称。

  与澧县破获的大案不同,“新智网”案是国内直销行业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它特殊地游走在“直销”和传销之间。

  从上世纪90年代初肇始,到1998年宣布对传销行业进行严打,再到2005年《直销管理条例》顺应加入WTO要求出炉,国内传销行业与直销行业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直销研究专家王万军称,最早的传销活动,基本上是假产品或者没有产品的非法集资,特征是会员入会费高,同时拥有高回报。现在传销企业很多都拥有优质的产品和先进的培训方式,以及与直销企业相同或相近的营销手段,原来的初级传销模式则退居到了城乡接合部地区。

 在这种态势的背后,国内一直保持对传销的打击力度。200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传销犯罪案近1600起,扣押冻结涉案资金近7亿元,教育遣返约30万余人。涉及的民间资金额近千亿元。

  同时,直销业则在立法要求和现状的尴尬中模糊生存。据业内资深人士透露,“《直销管理条例》要求的聘用直销员的单层次直销模式,在直销业并不常见,而以安利为代表的,变通的多层次直销模式盛行。”

  十年高压拳击传销业

  根据国际直销协会的定义,直销是人对人的向消费者销售产品或者服务,主要特点是不通过固定零售店铺进行销售。这一销售模式最早诞生在美国。上世纪90年代初,直销行业在中国大陆出现。

  然而,直销甫一开放,中国市场便混乱不堪。各种假借直销的欺骗性传销蔓延,成千上万的人上当受骗,引起了极大的社会问题。因此1998年国家一纸禁令对直销说“不”,安利等10家企业转型为店铺经营,同时国家对非法传销的整顿力度近年来不减。

  从1998年开始,我国宣布打击非法传销开始,国内对传销业的打击力度从未停止。

  最早的一起著名直销案件是1996年初,广东省工商局首次查处了东莞市某公司的“爽安康”摇摆器非法传销案,案涉全国28个省市,案值1.24亿元。

  2001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视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时强调,要彻底揭露传销和变相传销活动坑人害人的诈骗实质,要从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角度出发,加大舆论宣传工作,彻底铲除其赖以生存的土壤。

  2005年《直销管理条例》颁布,规定直销企业必须是雇佣直销员采用单层次的销售模式,直销员获酬总额不能超过将产品直接销售给最终消费者所得销售收入总额的25%等。

  伴随我国直销法的制定,2005年国家还出台了《禁止传销条例》。

  不过,传销行业并未就此偃旗息鼓,反而变相蔓延。有2009年传销第一大案之称的“蝴蝶夫人”何跃兰,采用网络传销的形式,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发展会员6万余人,迅速扩张到全国29个省市,涉案金额3.35亿元。

  “相比传销的发展规模,打击传销的力量还是不足。”一位公安部相关人士曾表示,尤其是一些大型传销组织,涉及人员多地区广,单靠一个地方公安机关的力量,很难全面查处。

  传销潜流汹涌

  “我在广西北海注册的第二个身份证号,三条线又做满了,这次赚了900多万元。”6月初,曾经的直销企业某经销商对前述业内资深人士如此叙述。

  据了解,该人士在广西北海历时近两年,前后使用两个身份证号,每个身份证号被用于占到上下线中的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之下要发展出3条自己的下线,而三条下线做满,即三条下线每条做到300多万元,就可退出整个非法传销运作。

  在初次进入该传销系统时,每人需缴纳7.1万元,而后随着下线的增多,本金会被退回部分,只剩下5.6万元左右,最后,三条线达到一定规模,将实行现金奖励,直至一条线做到300多万元为止。其中,三条线中的一条做满,也可以退出。

  该人士并不知道自己的上线是谁,只知道进入一个传销条线,然后按照规定往当地工商银行相关账号打入“会费”,之后,再通过工商银行系统获取发展下线的“返利”。

  这位曾经的直销企业经销商是侥幸的。不过,5月19日,随着“北海亿元传销案”第三批28名被告被宣判,作为典型的“北海模式”代表,该案共有组织者95人,非法融资超过1亿元,而众多骨干的获利都超过百万元。

  王万军对“北海模式”也有耳闻。他称,这种非法传销模式是传销发展到现在的最高模式,是以大型项目开发为由,采用类资本运作的方式。有媒体也曾指称,该传销模式经常会动用国家项目开发的口号,比如为北部湾筹集资金、大型综合地产开发等。

  据了解,区别于以往的传销模式,所谓“北海模式”吸引的并非普通“会员”,大多是有一定经济基础,有时候不乏企业家、学者等。从手段上讲,也不是采用非法拘禁等手段,而是“有共识者参与”的诱导方法。

  这种模式被定义为国内非法传销业发展第三阶段。伴随上世纪90年代初直销业肇始,国内传销行业历经了初期的诈骗、现今的仿“灰色直销”模式、资本运作模式的发展过程。

  王万军称,目前没有产品的初级诈骗传销模式,已经很少见到,基本已经萎缩到了城乡接合部。

  而仿“灰色直销”模式,与“灰色直销”很多层面都是模糊的,都有优质的产品,都有直销最先进的营销手段,不同的是,这类传销模式,都是以拉人头、打造金字塔式暴富神话为基础的。资本运作模式,则进入门槛更高,手段更隐蔽。

  传销争议空间

  在高压打击传销业的同时,那些被定义为合法的直销企业始终没有避开争议的漩涡。

  2009年安利坐稳国内直销业老大的宝座,销售额超过200亿元,而完美、玫琳凯、无限极等企业销售数据与安利有所差别,但是排名紧随其后。直销业前五名之中,雅芳却并不在列。

  2008年邓湛案与“雅芳贿赂门”事件爆发后,雅芳便陷入尴尬境地,在安利、雅芳延续10余年的模式之争中,安利似乎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不过,可能雅芳只是不走运而已。在过去的十余年间,曾经的“好孩子”雅芳一直是直销业的一面旗帜。

  在雅芳身上,有太多直销业的第一。1990年,雅芳作为国际知名直销企业,第一个进入中国,随后,在“利税”政策要求下,雅芳1993年左右第一个在国内设立了生产基地。1996年,雅芳成为第一批获得“多层次传销牌照”的企业。2006年,雅芳成为第一个获得直销业牌照的企业。

  不过,雅芳也是国内直销企业中因为“贿赂门”被拉下马的第一家企业。2005年,按照进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我国着手实行直销业立法。让安利意外的是,2005年4月,雅芳成为中国唯一一家直销试点企业,为立法提供实践依据。

  雅芳之所以被选中试点,前述业内人士称,雅芳确实被认为是直销业的“好孩子”,它的模式是直销店铺,从外表上看,只是一层的销售模式,而实际上,业内人士看,内部也有二三层的营销结构,但是,由于层级之间没有巨大的利益联系,不会形成“金字塔”式的暴利,所以,这种模式最终被接受。

  随后《直销管理条例》颁布,规定直销企业必须是雇佣直销员采用单层次的销售模式,直销员获酬总额不能超过将产品直接销售给最终消费者所得销售收入总额的25%等。

  由此,安利等擅长的多层次直销的企业被从法律上否认,不过,雅芳模式与直销法并不完全吻合。“后来,包括现在所有获牌直销企业都是使用的直销店铺(有营业执照)和直销员两种模式,而前者占了大多数。”前述直销业资深人士称,直销公司与直销店铺之间是传统意义上,公司与经销商的关系,不受直销法限制,由此,以这种模式为基础,多层次的直销手段在直销法限定之外得以保留。

  该直销业资深人士称,一般的企业内部的营销和分成层级都有6层左右,只是从奖励等制度设计上,看上去并不十分暴利了,这相当于向政策的妥协和规避。

  王万军还认为,直销法规颁布已经有几年,市场验证的结果是,直销法规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整治效果,但同时也已经呈现出诸多弊端。

(责任编辑:反传销反非法直销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