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传销联盟网www.110hn.cn——了解传销,远离传销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传销资讯>

记者揭秘“武汉新田”传销内幕1

时间:2008-09-30 13:28来源:互联网 作者:隐身 点击:
导读:早在1998年就被国家工商总局依法取缔的“武汉新田”传销组织,时隔8年之后在山东一些地方复燃。6月27日,一名从威海乳山逃离“武汉新田”传销组织的淄博人,通过其姐姐与记者取得联系。记者得知,在乳山盘踞着两个以淄博人为主的“武汉新田”...
早在1998年就被国家工商总局依法取缔的“武汉新田”传销组织,时隔8年之后在山东一些地方复燃。6月27日,一名从威海乳山逃离“武汉新田”传销组织的淄博人,通过其姐姐与记者取得联系。记者得知,在乳山盘踞着两个以淄博人为主的“武汉新田”传销窝点。

  6月29日记者赶往乳山,冒着生命危险,在传销组织里卧底五天五夜。其间,记者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为了安全起见,记者随身没有携带任何证件,也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与传销头目机智地进行周旋。在掌握了这个传销组织的内幕后,通过手机短信向威海晚报新闻中心发出信息,威海晚报社领导紧急抽调记者连夜部署,配合乳山市工商局、乳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一举捣毁了传销窝点,对传销头目的追捕行动正在继续进行当中。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推出“揭开‘武汉新田’传销内幕”系列报道,真实还原和再现记者卧底传销组织五天五夜的经历。

  同时也将与国内部分兄弟媒体和有关政府部门联合行动把“武汉新田”等传销组织的打击进行到底。 

  
“这个组织是传销组织”

  
“能帮帮我吗?我对象加入了传销组织,前一段时间他把我弟弟也叫走了,赶紧救救他们吧。”6月27日,记者接到一名女士的电话,急促的声音伴着淄博方言,她给记者传来这样的信息:她的丈夫加入了一个新型的传销组织,而且“中毒”很深,一心要挣大钱,他说自己将在一两年内成为千万富翁,现在她的弟弟也被拉“入伙”,不过弟弟在交钱后又回家了。随后记者又和这名女士的弟弟耿延庆取得了联系。

  6月29日9:00,淄博汽车总站。在淄博到石岛的长途客车上,记者见到了耿延庆,他刚加入“新田组织”。

  “我一直都很有抱负,无论当兵还是现在在铁路上工作,我都做得不错。”军人出身的耿延庆现在是济南铁路局淄博建筑段的一名职工,“前一段时间,我突然接到我姐夫的电话,说有个好项目要让我帮忙考察考察,能挣大钱,他现在就在乳山市。”出于对姐夫的信任,耿延庆决定帮姐夫这个忙。6月19日他只身到了威海乳山市,“一到那地方我就感觉很怪,我下了车走到哪里都感觉有人在盯着我。”耿延庆被他的姐夫接到了“家”。“到了他们住的地方,我脑子里很混乱,我感觉他们在搞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在接下来的3天中耿延庆被“安排”天天接受“培训”。“直觉告诉我,这个组织是传销组织。我要把我姐夫带出来,因为我感觉他已经陷进去了。整天被弄去‘洗脑’,我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第三天耿延庆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先交上钱,然后回淄博找人帮忙。“我不交钱不行啊,那么多人盯着。”6月22日耿延庆交上了3000元,“他们说交上3000元就能买一套产品,就是入会了,当然我没见到产品。”

  5个小时的行程,记者和耿延庆进行了沟通,对这个“新田组织”有了初步了解,“那里现在有近200人,而且大部分是淄博人,里面的头儿也大多是淄博的,杨成(记者化名杨成,一直到行动结束耿延庆才知道记者的真实姓名)你一定要小心了。”记者现在的身份是耿延庆的好朋友和同事,所以在车上记者了解了一些铁路知识和“自己的工作情况”。

  
两名“老板”来接站

  
6月29日14:40许,客车抵达乳山市汽车站。两名30多岁的男子打着伞在雨中迎接我们。

  “我们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今天车好像慢点,哈哈。”年龄稍大的男子是耿延庆的姐夫强哥(化名),另一个来接站的是强哥的弟弟军哥(化名)。

  简单的寒暄之后,记者被带进车站附近的一家小饭店,卫生条件很差,“先简单吃点吧,公司现在是创业阶段。”军哥解释道。“你不是说挣大钱的吗?怎么吃得这么差啊?”记者嘟囔了一句。“杨成,现在这边的条件比让你来之前说得要差点,希望你能理解,毕竟我们是来挣大钱的。”强哥小声向记者解释。

  吃完饭,强哥和军哥并不带记者回他们的“家”。“现在时间还比较早,他们会带你走路去,就是在马路上多走,让你累,晚上睡得快,不然你问七问八容易戳穿他们。”耿延庆低声和记者说。很快耿延庆的话得到应验,刚出饭店门军哥就告诉记者他们的房间钥匙锁在房间里了,需要等到晚一点,同屋的其他人下班后才可以开门,“咱们到大街上走走。”

  17:00许,强哥说拿钥匙的同事回来了。

  又步行了大约15分钟,我们4人在乳山市农业机械管理局大门正对着的一幢楼前停了下来。“咱们住五楼(确切说应该是六楼,因为一楼是地上贮藏室),现在条件差点,但是咱们是挣大钱的,住哪里不重要。”军哥笑着说,记者赶紧点头迎合着。

  
记者享受“贵宾”待遇

  
“咚咚咚”,连续轻敲三下防盗门,一名个子比较矮的女子开了门。后来记者才了解到,“新田人”敲门都是有暗号的,就是连续轻击三下。“你好,哥,一路上累坏了吧?快屋里歇歇吧。”小欣(化名)很热情地把记者让到了屋内。这是个阁楼,两室一厅的阁楼,屋内简陋得不能再简陋,显然这是个新房子还没来得及装修,门口一地拖鞋,房间地面上都铺满了各种颜色的泡沫垫子,泡沫垫上铺着被褥,房间里没有床也没有板凳。“哥,你来了,赶紧给哥哥打洗脚水。”坐在泡沫上的菊姐(化名)像个领导似的吩咐着。小欣非常勤快地给记者端来了洗脚水。随后是洗脚,穿拖鞋,坐泡沫垫。

  又是一片热情的问候,菊姐提议吃饭之前先打牌。后来才知道每一个“新人”最初到来后都要先“打牌”,而且在打牌中还会想办法让你赢,这是“新田”工作的一部分。菊姐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5个人的“保皇”开始了。记者虽然是个“保皇”新手,但是每次都能走第一名。“哥,你水平太高了。”“哥,你打牌真厉害。”……

  突然门口传来三声敲门声,“去开门,王姐来了。”菊姐让小欣去开门。

  “来了,哥,累吗?”王姐(大家都这样称呼她)是个30多岁的女人,满脸笑容。她一到来大家都迅速起立打招呼。王姐在这个组织是“推广员”级别,也就是这个组织里的中层干部。“快坐,快坐,咱们一起玩牌。”王姐很随和。

  又打了几把牌后,我们的晚饭开始了。

  “为了迎接你的到来,今天特意做了好吃的。”在洗手的空当,耿延庆小声告诉记者。

  饭菜被陆续“搬”上来,一盆土豆块炖芸豆,一盆白糖拌西红柿,一小碗火腿肠,八九根洗好的黄瓜和一碗甜面酱,还有一大把葱。饭间,他们不停地给记者夹菜,“上咱们公司,得先培训3到5天,你明天需要先接受公司的培训。”王姐认真地告诉记者。“只要能挣大钱,什么培训我都能接受。”记者很配合。他们几个相视而笑。

  
“新田”的黑夜

  
饭后又是一通打牌,而且在打牌时王姐无意中透露她上个月的工资接近1万元,“唉,领那么多钱我都来不及花,平时公司的事多,太忙了,我最近马上换个四五千(元)的手机。”王姐的手机是该换换了,她的手机是属于较落后类型的,大约能值五六百元。

  20:00许,王姐离开。随后菊姐劝记者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参加培训,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记者顺从地去休息。

  王姐走后,就剩下我们7个人:耿延庆、菊姐、军哥、军哥的老婆、强哥、小欣和记者。“我们这里算上杨成共7人,一切情况正常。”菊姐向某人“汇报”。

  女人一屋在里面睡,男人一屋在外间。即使军哥和他的老婆也要分开。

  记者睡在军哥和耿延庆当中,在门外的客厅里睡的是强哥,记者被很安全地“保护”起来。

  睡觉前的短暂交流中记者得知,小欣是菊姐的亲妹妹,“能从外地到乳山参加‘新田’的都是亲戚和朋友。”

  20:30许,房间的灯灭了。

  记者的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过着一天中发生的一幕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为什么那么多人来参加?他们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新田”的领导在哪里?在武汉吗?“新田”的产品在哪里?

  雨后乳山的黑夜并不凉爽,顽强的蚊子叫个不停,躺在泡沫垫上,记者浑身是汗,“明天还有更严峻的考验等着呢,睡吧。”但是蚊子的叮咬始终让人无法入睡,记者干脆把从家里带来的床单从头到脚进行了全副武装,并在口鼻处将床单撕了个口,“在这个呼吸不息的地方,蚊子也就无从下口了”。

  明天,会是一个怎样的明天呢?
“新田”的早晨

  
6月30日凌晨,天蒙蒙亮。

  4时40分许,军哥起床了。5时30分许,强哥从客厅起床后将记者和耿延庆叫醒去上课。

  从“家”到上课的地方步行大约需要10分钟。记者和耿延庆走在前面,强哥落后大约10米。“‘新田’要求我们在马路上一起行走的人数不能超过两人,别乱说话,别回头,在咱们去上课的路两边都有人监视。”耿延庆小声提醒着记者。

  走不多远,记者就会“碰到”一名“巡逻人员”,一路上大约有6人之多。“我们每天无论做什么事情,去多远,都必须步行,不能打车,不能坐公交车,这是规定。还有一点要注意,我们步行时一定要走人行道,过马路要走斑马线。”

  最后,耿延庆带记者来到乳山市青山路路东一大院门口。“别走,等一分钟。”耿延庆一边小声说话一边拉住记者,“在咱们前面那俩刚进去,不能一起走,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终于可以向五楼的“教室”进发了,在记者经过的各楼层拐角处都有一到两人在监视。五楼是这栋建筑的顶层,门虚掩着,耿延庆让记者先进去。

  推开门,记者眼中都是堆满笑脸的人头。后来耿延庆说,他在记者进门的一瞬间把一个指头伸到了记者的头顶上,这个举动表示记者是第一天到来的新人,在随后的几天中耿延庆都要在记者的头上伸指头,数目也在不断变化。“你好,哥。”一个声音并不洪亮但是绝对亲切的声音响起。“你好,哥。”第二个声音又响起,又是满脸的笑意。屋内七八十人都站立迎接,无论年龄大小都热情地与记者握手,并满脸的笑容、亲切或温柔地叫上一句:“你好,哥。”

  在几十名“弟弟”“妹妹”热情包围下,记者在第二排就座了。

  “这是贵宾席,第一天来的‘新人’才能享受,明天咱们就坐第一排,后天坐第三排,第四天坐第四排。”“陪同”记者就座的是耿延庆———记者的“推荐人”。  

  
“新田”生意介绍会

  
教室很简陋,黑板上用粉笔写着几个大字———生意介绍会。

  “各位新田的朋友们,大家早上好。”一名20岁左右的小伙子,一边和大家打着招呼一边跑上讲台。“啪、啪、啪”,整齐地鼓了三下掌。“精神打起来,好运自然来,我是今天的小主持朱海滨,很高兴再次把我推荐给大家(三下掌声),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绍几位‘新田’新老朋友,有请李如花(化名)和她的朋友(三下掌声)。”李如花是个25岁左右的女孩,“大家早上好(三下掌声),很高兴再次把我推荐给大家,我叫李如花,来自山东省淄博市,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与学习中能够成为大家最知心最知心最最知心的事业合作伙伴(三下掌声)。”李如花的朋友是个看上去很羞涩的是姑娘,站在讲台前脸有点发红,一句“认识大家很高兴”匆匆下台。

  “有请陈方水(化名)、赵建枫(化名)两位老板。”主持人的声音响起。随后是同样的开场白,同样的掌声。从走上台的人们的穿着可以看出,他们大多是从农村出来不长时间。

  当天“生意介绍会”的大主持小欣请上一名“秦老板”给大家讲起了“新田”的当家产品———兰望得薰衣草植物精华。另一名“老板”,又给大家讲起了“新田公司奖金制度”。

  “大家想不想见成功人士?”小欣的声音再次响起。

  “想!”台下异口同声。

  “在我们‘新田’有这样一位经销商,他做得是相当好相当棒,今天我们很荣幸请来了……”

  成功人士出现了。这是一名一米六五左右的肥胖中年男子。据说他的月工资近万元,但是记者感觉他很节俭,因为作为“成功人士”的他蓝色短袖上衣领子已经破损,而且出现了白线边,可见洗得次数太多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中,大家和这名“成功人士”一同“分享”了他的“成功”。

  10时20分许,大家在“新田新志”的歌声中结束了“生意介绍会”。  

  
“串网”在行动

  
中午短暂的休息后,14时许,记者被告之要出去“串网”,确切地说就是到另一“家”接受“老板”或者“成功人士”单独授课。

  军哥带着记者和耿延庆经过几条路和几个胡同后,敲响了一幢居民楼四楼的防盗门。“你好,快请进屋。”一名光着上身的中年男子热情地说。

  给记者单独授课的是“新田公司”两名“中层干部”———推广员级别,用“新田”的行话称为“大推”。

  “今天是不是听得晕晕糊糊的?感觉像个传销似的?其实刚来的‘新人’都是这样,你坚持听3到5天,你就弄明白我们‘新田事业’是一个多么好的事业了。”女“大推”丁姐说。

  “你今天听不明白很正常,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大家都是这样,这需要一个过程,今天好好思考一下,你将学会很多东西。”“大推”齐哥(化名)说。

  一个小时后,记者又在军哥的陪同下到了另一“家”接受“教育”。

  晚饭回到“家”,打牌成为饭后的保留节目。在嬉笑中,记者和“老板”们消耗着时间。

  “明天,你听完课后将对‘公司’有全新的认识。”菊姐说。

  明天?再过两天能揭开“新田”的内幕吗?记者心里犯了嘀咕。
也就用一两年的时间,你就可以成为千万富翁,我们在做着一件利国利公司利自己的大好事,我们有那么好的制度那么好的环境那么好的条件,我们能不富吗?所以说当你做到代理商,一个月至少能拿到23.8万工资是很正常的。”这是记者在“新田”培训期间,一位“大培”说的话。

  
“新田”的工作流程

  
6月30日、7月1日、7月2日,连续三天记者都按照“新田”规定的时间“工作与学习”。

  几天来,记者也基本摸清了“新田人”的工作流程。

  第一步,邀约。

  这是整个流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邀约就是骗,不是简单的骗,而是善意的骗,是为了被邀约对象能挣大钱,是为了他们好。”这是每天在课堂上“大培”(培训员)们在讲“分享课”时必讲的内容。

  “新田”公司的邀约并非漫无目的,而是有着严格的规定。“能被‘新田’邀约的都是推荐人的亲戚或好朋友。”这句“新田名言”在几天的“培训与学习”中得到了充分验证。在“新田”里经常会出现,儿子拉来妈妈,妈妈拽着妹妹,妹妹拽着老公,老公拉来弟弟,弟弟找来战友,战友骗来朋友……所以在这里很多人都是亲戚。亲戚连亲戚,朋友连朋友,不断发展与外延,就成为了“新田人际网”。

  “用善意的谎言把人骗过来。”那么这个善意的谎言是什么呢?

  “新田”的通常做法有两种:一、称在目的地(就是课堂所在地城市)有一份销售海鲜的工作,一个月能挣两三千元,“我在这里干得很好,挣钱多还不累,你过来看看吧,挺适合你的。”二、“我在这里正考察一个项目,很赚钱,但是我自己拿不准,你过来一趟帮我考察考察吧。”

  第二步,接站,洗脚,打牌。

  这是个辅助环节。
  一般“新人”到了车站,会有邀你来的亲人(“新田”的标准称呼是“推荐人”)和另一个同伴在等你。然后把“新人”带到车站附近小饭店吃饭,饭后步行消耗一下时间和体力,借口一般是忘了带钥匙。时间差不多后,走回他们的出租屋(“新田”的标准称呼是“家”或者“寝室”)。

  进门就是热情地让你洗脚。
  然后就是打牌,一般“新人”的牌运都很好。

  吃饭时,“新人”享受着贵宾的待遇,让你有家的感觉。
  饭后还是打牌,你的大脑是不能闲下来的。

  第三步,课堂学习。

  课堂是接受“新田”一个非常有效的平台,记者在“新田”时每天都要在课堂上接受4个多小时的“思想灌输”。

  第四步,课后巩固。

  课后巩固分两部分:一是在下课时,有“老板”主动和你交流沟通;二就是“串网”。

  第五步,动员加入。

  发生这个环节的时间,一般是“新人”到来后的3到5天。由两个“大培”和你的推荐人共同做你的工作。如果你不愿意加入,他们还要继续延长你的“考察学习”时间,直到加入为止,当然你也可以瞅机会逃跑。

  “新田”的课堂制度

  每天在课堂上讲话的有6个人,基本上每天出现的人不会重复。这6个人分别是:小主持、大主持、讲产品的、讲制度的、讲加入感受的和“成功人士”讲“分享”的。前5个是需要各“老板”竞争的,“这是一种锻炼机会,以后都当老板了,面对自己手下几千名员工连个话都讲不好,人家会笑话我们‘新田人’的。”这是一名“大培”讲的话。而讲“分享”课就不需要抢了,因为这是“技术活”,不是一般人能讲的,必须是“大培”以上级别。

  每天6时10分,“生意介绍会”准时开始。大小主持一上来都要强调课堂纪律,在4个多小时内不准说话、不能上厕所、不能抽烟等等。

  掌声在课堂里是最常出现的,每一次都是三下,一般“老板”上台讲话时,大家都是坐着鼓掌,到“成功人士”出现时,大家需要起立鼓掌。

  “新田”每天在课堂上讲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每天小主持说小主持的话,大主持说大主持的话,“大培”说“大培”的话,这些都不能变。所以一个“新人”听一天课和听五天课的内容甚至语气都是一样的。

  下课后,大家并不是都向外走。“都往外走,太引人注目。”下课后还是两个人一组,间隔三五分钟向外走。

  
“新田”的管理制度

  
“我们的管理是一种无形制度。”这是各个“大推”和“大培”每天必讲的话。几天来,记者在各个方面感受着“新田”的管理制度。

  吃。“新田人”每天的生活费和住宿费一共5元5角,早饭自理,午饭两元,晚饭两元,每天住宿费用1元5角。午饭和晚饭基本一样,炒土豆丝、拌西红柿和生吃大葱是最常备的菜肴。

  “你就是有钱也不能在外面吃饭,这是公司的规定,也不能乱买东西吃。”菊姐曾这样“教育”一名“老板”。当然这5元5角钱并不是“新田”公司来出,是需要自己交钱的。

  住。“我们住地铺,就是要考验大家有没有吃苦的能力,将来大家都是千万富翁了,如果没有经过磨难光知道享受,那会守不住钱的。”在泡沫上睡上几天人很容易腰疼,记者有着深切的感受。

  因为是地铺,大家一进“家”都要立即换拖鞋,所以每“家”里都放着大量的拖鞋。

  行。“新田人”走路时要遵守交通规则,同时最多两个人一起走,“同事”在外面见了面不能互相打招呼,一起走的两个人不能议论公司。

  作息。已经入会的“老板”们一般在5时30分左右就要赶到课堂,6时10分准时上课,10时30分左右下课,14时左右在家等待“串网”的“新人”,20时30分前要上床休息。

  娱乐。“天天都这样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况且就是夫妻也不能住一起,那些夫妻还叫夫妻吗?”记者曾经不止一次地这样问“大推”或“大培”。但是记者得到的答案是娱乐项目就是打牌,“咱们公司制度严,夫妻也不能住一起。什么是夫妻?夫妻就是合作关系,为了挣大钱这不算什么。”

  等级。“新田”把公司员工分为几个级别:会员,交上3000元钱就是会员了;推广员,发展3到9名会员就升为推广员,根据人数的不同推广员又分为大、中、小三个级别;培训员,下线有10到64个会员,并达到一定的点数就可以成为培训员,培训员也分大、中、小;代理员是需要65到392名会员支撑的;代理商,线下的代理员到一定数量,且线下会员在393人以上……

  “当你做到代理商,一个月至少能拿到23.8万工资是很正常的。”“大培”的话犹在耳边,“月工资23.8万是真的吗”?请继续关注相关的报道
(责任编辑:反传销反非法直销网)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